+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火影忍者 > 火影忍者资料 >

静音

 

 

静音: Shizune しずね

职业:木叶村医疗忍者

忍者登记号码:010897

出生日期:11/18

年龄:28

星座:天蝎座

身高:165CM

体重:48.5KG

血型:B

性格:体贴

喜爱的食物:寿司 味增汤 及其它日式传统料理

擅长绝技:毒雾 凶蛇之射 医疗忍术

想挑战的对手:兜

喜爱的字句:……(沉默状)

兴趣:烹饪 散步

忍者学校毕业年龄:12

中忍升级年龄:17

任务经验:-

声优:根本圭子

◆名字来历◆

关于静音这个名字,似乎并没有过多的典故(-。-个人意见),AB老师好像就是为了塑造出一个不爱说话并且沉着冷静的女医生的形象,确实,静音在漫画中有在某些方面和手鞠MM有共通之处:那就是经常以沉默和眼神来代替语言,恩……静音静音,所以大家都把音箱关上看这篇帖子吧。

◆实力详解◆

静音MM的实力一直难以估量,并没见她使过什么厉害的忍术,即使在官方的实力分析帖里也没有什么关于她的资料。她的医疗技术确实很强,并没看出比纲手差到哪里,从医治宁次的大规模场面可以看出她已具备一流医疗忍者的实力,能以头发作为媒介来换回细胞,在灵媒医疗中作为“天元”之位而且还有工夫和别人聊天,最后还手术成功,实在是让人为忍者的医疗技术奥义所钦佩。如果把她请到复兴医院主刀内科手术,我想中国的医疗产业能迅速攀升一个世纪的水平。

而在具体的战斗能力方面,静音MM就没她的医疗能力那么突出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纲手打晕了,跟兜单挑时也占不到任何便宜,他的综合战斗能力应该介于上忍和特别上忍之间,也就是说,大概就是弱于众多下忍的师傅们强于中忍考试的考官们那种水平吧。

谈到静音的忍术,确实也很有意思,同时具有医疗与剧毒两种能力,不知道这是不是AB老师故意设计的。她在和兜战斗时只使用了毒雾之术和绑在胳臂上的毒针,毒雾之术在忍术中属于难度比较高的忍术,如果她是在嘴里设置了机关或是喷雾器就另说了,单纯从忍术的难度来说,属于B级~A级的忍术,将查克拉进行变化在口中产生毒气,并用查克拉改变口腔中的温度,使中凝成雾状态,然后喷射出去,她能熟练操作这套忍术也说明静音已经对毒免疫,百毒不侵了,这在上忍中也是不多见的。

◆完全解读◆

现在有很多人坚持说静音就是玉女,是双重间谍,更有甚者竟然说她是鸣人的母亲,现在我公开一下本人的意见:以上全都是扯淡!虽然关于静音的身份,流派,亲属都未公布,但实际上官方早有定论:静音爸爸的弟弟其实是断,如果大家注意观察的话会发现,静音带着木叶标志的护额,说明是木叶村的忍者,而她随纲手回木叶时并没有回家,也没提到她挂念着谁。其实静音的爸爸已经死亡,临死前将静音托付给纲手照顾,其后纲手收静音为徒,并传授她忍术及医疗术,断是静音的叔父,断在牺牲后静音失去所有亲人,便和纲手相依为命。虽然名义上静音是纲手的徒弟,但实际上看起来更像是静音的跟班或是贴身奴仆-_-||,衣食住行照顾的面面俱到,陪打架陪喝酒陪赌钱(陪输钱?),静音实在是一名太强悍的家政妇了。

静音也是注定的劳累命,纲手绝对是木叶的女忍者中最不好伺候的,被骂被教训是经常的事,还要陪着她输钱借钱恶性循环,逃闪躲避若干债主,从而也练就了一身“横眉冷对千夫指”的能力。其实我也很奇怪,静音已经28岁了,相貌不错,性格不错,家政活样样精通,为什么还是单身一个人?连男朋友都没有。是因为愿意终身服侍纲手?还是纲手从中干预不让她自由恋爱?或是因为其分担了纲手的债务所以没人敢惹上这个能使任何富翁破产的女人?总之,其中肯定是跟纲手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的,相信在第二部中,静音的归宿也会有所交代,我觉得她和卡卡西相当般配的说-0-……

静音这种女孩,属于没有什么个性的那种,但有时也会爆炸。作为一个忍者,她属于另类中的另类,女忍者一般不是像天天这种完全言听计从型,就是像小樱这种暴力女型(别说雏田,那是另类中的另类中的另类……)。她虽然平时很低调,文静,对于纲手的恶意欺凌压迫毫不反抗=。=,但是当纲手决意帮助大蛇丸时也勇敢地站出来阻拦她的师父,虽然她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和纲手相差甚远,但是她依然毫不畏惧,眼神中流露了她的坚定不忧郁。她也很善解人意,不希望鸣人误会纲手而耐心给鸣人讲纲手的过去,同时甘愿以一个女仆的身份追随纲手闯南闯北,对一个20多岁的女人来说,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舍弃自己的未来和乐趣,换取的是什么?——更强的医疗技术。为了什么?——医治更多的伤者。

她比手鞠温柔,比小樱成熟,比井野善解人意,比天天冷静,比雏田开朗,比红豆和御手洗更接近日本的传统女性,她应该是在女忍者中最受男忍者欢迎的,因为她更像是一个一般的女孩,从而可以让众多男忍者们忘记自己忍者的宿命。而实际上,她比其他女忍者背负着更多的不幸,自幼父母双亡,5岁时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每天与高傲的公主大人做伴,要肩负起所有家务责任,还要时常躲债,感觉在某些方面,她和白的遭遇很像,孤独,痛苦,磨练,造就了这位坚强的女忍者。

她会在木叶即将面临灭顶之灾时挺身而出,

她会在纲手处于不定的迷途中引她走向正途,

她会为鸣人不了解纲手的过去而担忧,

她会为将宁次从死神手中夺回而露出会心的笑容,

她是一位纯洁的,并没有经历过太多战场上的血腥的忍者,

而她同样也是一位英雄,一位不在战场上却挽救了整个木叶和无数生命的英雄。

相关内容

评论